彭帅新年小目标打进大满贯8强,携手95后剑指东京

  • 没有评论

原标题:彭帅新年小目标打进大满贯8强,携手95后剑指东京

1月1日结束的WTA深圳公开赛中,持外卡参赛的彭帅对阵克·普利斯科娃时浪费了两个赛点,最终在决胜盘抽筋伤退,无缘新赛季单打首胜。关于本赛季,32岁的彭帅并未设定过高的目标,她的一个小愿望是能再进一次大满贯16强或8强。

彭帅在深圳赛遭遇逆转。图/视觉中国

深圳赛想赢怕输失赛点 

彭帅上一次出现在WTA巡回赛还是去年7月2日的温网首轮,她以0比2输给了斯托瑟,当时她的排名还在第40位。此后半年,彭帅遭遇伤病、禁赛等窘境。直到新年到来,彭帅才得以持外卡在深圳公开赛亮相,但世界排名已经跌至第125。

首轮比赛,彭帅对手是世界排名第94位的捷克球员克·普利斯科娃。“普利斯科娃”在WTA巡回赛中是一个响当当的姓氏,妹妹卡·普利斯科娃曾高居WTA女单世界第一,姐姐克·普利斯科娃实力相对差一些,但1. 84米的身高让她拥有不错的发球和正手。

比赛前半段,彭帅延续了此前的状态,首盘6比3取胜。第2盘,彭帅率先破发,一度取得5比3的优势,但却在发球胜赛局中浪费了两个赛点,反而被克·普利斯科娃通过抢7逆转。

决胜盘,彭帅在3比3时因右大腿抽筋退赛,随后在赛会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离场,克·普利斯科娃则帮彭帅拿着球包。这场失利未能让彭帅迎来新赛季开门红。

万幸的是,彭帅的伤势并无大碍,赛后透露只是抽筋导致退赛,并不是大腿出现了伤病。“很遗憾今天(1月1日)有赛点,但还是没能拿下这场比赛。”遗憾之余,彭帅乐观地表示,至少她可以在场上正常跑动,这比上赛季刚开始时好太多了。

相比前一天,深圳的气温有所回升,但最高温度也只有16℃。“我觉得这里的天气不应该这么凉,之前一直在比较热的地方(训练)。”彭帅称,尽管知道每站比赛第一场比赛都不好打,但像自己这种紧张的表现还是很少见,“(第2盘)那个时候我还以为快要赢了,结果没想到,越想赢反而越紧张,然后整个人就完全懵了。”

过去五周为比赛连轴转

去年11月初禁赛复出后,彭帅接连参加了休斯敦、澳网外卡赛和迪拜3站比赛,豪取14连胜。由于这些比赛的积分都计算在2019赛季,目前在“通往深圳年终总决赛”冠军积分榜上,彭帅以310分牢牢占据了榜首位置。

当然,拿下这些成绩,彭帅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平均一周倒一次时差让她很难受。

“过去差不多五周时间,我在不同的国家打了很多比赛。我之前准备去中国台北,那样不用倒时差。”不过休斯敦公开赛临时给了彭帅外卡,这打乱了她的行程,此后人就处在一个黑白颠倒的状态。

在休斯敦待了十多天,彭帅返回珠海参加澳网外卡赛,其间在北京做了短暂停留。“在珠海待了大概一周多,然后我又飞去了德国(治伤),之后又去了迪拜。打完迪拜的比赛,我又飞到德国,然后再回来待了大概一周多。”尽管在巡回赛待了十多年,但一周倒一次时差还是让年过三十的彭帅有些吃不消,“我感觉现在需要一段时间调整了,之前我从来没有在一个月内连续倒过3到4次时差,整个生物钟有一点混乱。”

连轴转的行程对彭帅的体力和精力是很大的考验,“今天(1月1日)在场上有一种疲劳的感觉,不是那种像打新赛季的感觉。”

好在接下来的澳网赛季,时差对中国球员的影响并不大。结束深圳公开赛后,彭帅还将参加库扬精英赛,这是一站表演赛。此后,彭帅将前往墨尔本,持外卡参加澳网。去年底的澳网外卡赛,彭帅轻松夺冠,这让她避免在资格赛中消耗太多的体力。

被问及新年愿望,32岁的彭帅笑了笑,“没有太大的愿望,如果说有新年愿望的话,就是不要再受伤了吧。”

当然,具体到大满贯赛,彭帅设了个小小的目标,“大满贯要能再进前16或是前8,我就好开心了。 ”

彭帅将搭档杨钊煊冲击奥运会。图/视觉中国

搭档95后冲击东京奥运

与克·普利斯科娃的这场比赛不是彭帅新赛季首秀。前一天,彭帅搭档杨钊煊以2号种子出战女双,她们在首轮2比0战胜加西亚·佩雷兹/库德梅托娃。

决定与杨钊煊配对,是彭帅上赛季后半段决定的,她们的目标直指明年东京奥运会。彭帅在北京跟着卡洛斯训练那段时间,杨钊煊也会一同训练。

1995年出生的杨钊煊现女双世界排名第26,国内排名仅次于徐一璠。去年法网,杨钊煊和中国台北球员詹皓晴搭档打进法网4强。雅加达亚运会,杨钊煊还曾搭档徐一璠拿到女双冠军。此外,杨钊煊和日本球员青山修子合作,也有不错的成绩。

与杨钊煊相比,彭帅目前的双打排名仅位列第62。不过去年8月被禁赛时,彭帅的双打排名曾高居第20。

按照国际网联相关规则,球员本赛季巡回赛积分也关系到东京奥运会入围资格。中国网球协会也开始积极部署,彭帅/杨钊煊两人将冲击东京奥运会女双,另两对组合很可能在徐一璠、郑赛赛、张帅和王蔷之间产生。

关于东京奥运会,彭帅还想再拼一下,“奥运会的感觉是不一样的,单打不一定,但我还想打双打。现在国内有很多小朋友冒出来,希望去努力争取。”不过彭帅可不想把这样的压力传递给年轻的杨钊煊,“大家在一起,开心去打就行。珠珠(杨钊煊)毕竟没有参加过奥运会,压力是蛮大的,大家先把眼前的做好。”

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

编辑 王春秋 校对 柳宝庆

澳网外卡赛彭帅送蛋晋级第二轮 李喆力克同胞过关

  • 没有评论

彭帅

北京时间11月29日,由澳大利亚网球协会主办,珠海华发集团承办的2019年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亚太区外卡赛(以下简称“澳网外卡赛”)在珠海横琴国际网球中心展开第二比赛日的争夺,中国金花,世界排名曾高居世界15位的彭帅在禁赛三个月后,莅临珠海参加本届澳网亚太区外卡赛,这也是彭帅连续三年来到珠海参赛。在今天的比赛中,彭帅的对手是来自日本的选手今西美晴,结果彭帅在首盘仅用18分钟就横扫6局,以6-0的比分零封对手,最终总比分2-0轻松击败对手晋级次轮。

面对日本选手,彭帅在球速和击球力量上的优势在第一盘占尽优势,仅用时18分钟就横扫6局拿下。不过脚程更快的今西美晴在第二盘拼得十分顽强,利用彭帅在第7局因场外干扰送出双误大礼,一鼓作气拿下中国姑娘的发球局,将比分反超至5-4领先并进入发球胜盘局。不过,关键时刻彭帅以老辣的比赛经验加快接发球抢攻节奏,在反破得手后找回气势,又连下两局以7-5结束战斗。

“第二盘自己紧张到无法呼吸,在国内比赛相对来说给自己压力会更大一些。”彭帅在赛后新闻发布会总结道。自本月中旬复出以来,士气正盛的彭帅已经斩获6连胜。10天前落幕的休斯顿站WTA125K挑战赛,彭帅在晋级路上力克包括头号种子、前世界第7本西奇在内的诸多好手夺冠。谈及对于本届澳网外卡赛的作战期望,彭帅直言是按照教练卡洛斯·罗德里格斯(李娜前教练)的要求来参赛的,目的是多打比赛,为2019新赛季重新出发做好准备。至于最后能否夺冠,拿下这张宝贵的澳网女单正赛外卡,她表示尽力就好。

周五的八强阶段的比赛,彭帅将面对去年在决赛中输给王欣瑜,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特蕾·阿皮萨,后者今日与另一位日本球员桑田宽子苦战三盘后以4-6/6-4/7-5艰难逆转。另外两场比赛,两位中国女网新秀盖奥和尤晓迪发挥出色,分别将5号种子、来自日本的美浓越舞和7号种子、来自泰国的普里奎克拉下马,比分分别是6-2/7-6(3)和6-3/6-4。两人明日将展开德比,争夺一个半决赛席位。

男子方面,头号种子、韩国天才少年李德熙完全压制住只有17岁的中国小将刘汉屹,仅用时42分钟就以6-1/6-2轻松胜出,明日他将面对日本选手德田廉大,后者以7-6(3)/6-1打败了印度选手卡德赫。此外,老将李喆在第一盘抵挡住小兄弟崔杰的冲击后,以7-6(6)/6-1胜出,将与7-6(1)/6-1淘汰了蒙古族新星特日格乐的韩国人郑允盛争夺四强。

彭帅:和李娜前教练相见恨晚 还是想参加东京奥运

  • 没有评论

彭帅

本周,2019年澳网亚太区外卡赛在珠海横琴国际网球中心激战正酣,作为赛会女单头号种子,现世界排名第183位的中国金花彭帅已经连赢两轮,晋级四强,距离一张宝贵的澳网女单正赛外卡仅差两场胜利。

自从2005年首次参加澳网正赛以来,彭帅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只因为伤病原因错过了2016年一届澳网,并两度在墨尔本跻身单打第四轮,双打更是曾获得亚军。

提及参加本周外卡赛的原因,彭帅笑称:“想再去晒晒火辣的太阳,我双打肯定排进正赛,但单打只够预选,所以老卡要求我来打这个比赛。”她感慨道:“小时候其实并没有这种机会,有的话早就来打了。”

确实,澳网亚太区外卡赛的历史并不算长,首届赛事2012年底在南京举行,后曾移师深圳,最近三年则落户珠海。得益于这项比赛,一些排名较低的亚太区选手(如吴迪、张择、韩馨蕴等)赢得了在澳网正赛舞台亮相的机会。

彭帅口中的“老卡”,其实正是中国球迷非常熟悉的阿根廷网球教练卡洛斯·罗德里格斯,作为驰名网坛的教头,卡洛斯曾带出过七届大满贯女单冠军海宁这样的高徒,并曾帮助李娜在2014年澳网摘得第二座大满贯桂冠。

本周在珠海,彭帅首度向媒体透露,自己从今年二月份开始就已经和卡洛斯的团队展开合作,此前之所以选择保密,是不想给双方带来任何压力。

谈及合作缘起,彭帅说道:“二月份我在迪拜参赛的时候,跟国内的球员聊天才发现,啊!原来他(卡洛斯)在北京已经住了六年,而且他两个小孩也在北京读国际学校。我知道他跟娜姐有一年多的时间,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北京住了这么久,我一直以为他是在匠心之轮(国际网球学校)只是挂名。”

对于“相见恨晚”这个词,想必彭帅现在深有体会——“我整个人都傻了,忽然感觉像错过了一个世纪!我曾向他感慨过,如果早一点遇见你,如果18岁能遇到,哪怕四五年、五六年前能遇到,该多好啊!”

对此卡洛斯回应道:“总比你退役了再遇见好啊。”

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,李娜在职业生涯末期遇到卡洛斯,从心态到技术都做出了调整,最终大满贯梅开二度,世界排名攀升到第二的高度。现在彭帅也步入职业生涯的尾声,面临重新出发的局面,能与卡洛斯这样名满天下的教练合作,确实是一次再学习和提升的良机。

对于卡洛斯的个人执教能力,彭帅高度评价:“他是大师级的,有种归隐山林的老和尚那种感觉。他特别平易近人,但也很强势,不过他的强势不专横,很开明。他给我的帮助不仅是心灵上的,心灵鸡汤谁都会说两句,他在技术指导上也绝对是教练中的天才,特别的敏锐。我很佩服他,我一定会去做很多的改变,我也愿意去改变。”

同时,彭帅补充说道:“我并不是要去踩其他教练,我也不想做任何的比较。其实回头看过往这些年,在职业生涯中,我也很感恩曾帮助过我的人,但也很感慨,有些事情发生了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,事情过去了就搁在那里好了,总之一言难尽。遇见老卡是命运的安排,会好好珍惜跟他学球的这段时间,好好享受还可以打球的时光,不管是单打还是双打。”

那么卡洛斯到底厉害在什么地方呢?彭帅表示,技术上的东西很专业,就不多讲,但她分享了一些小的细节:“他是一个言传身教的人,他的弟子得过那么多大满贯,他完全是大师级的人物,但我们在场上训练,如果有球打飞了,他会亲自跑步过去捡,不会让陪练去捡。还有就是他改掉了我训练总是掐点到以及训练间隙看手机的习惯。他不仅这样要求我,自己也是这样做。有时候他前面有课,或者开会,我先到了,我会看到他飞快地跑过来,生怕迟到了。还有就是他非常尊重我们中国的文化,言谈之间发自内心的尊重,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住六年。”

彭帅笑着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退役,能写个自传什么的,就把他写进书里好了。”

最近复出之后,彭帅在单打方面已经豪取七连胜,双打方面也传来好消息,那便是2019赛季初的搭档已经确定为杨钊煊。杨钊煊出生于1995年,目前双打排名第26位,曾在今年法网携手詹皓晴跻身四强,并在亚运会搭档徐一璠夺冠,实力不俗。

彭帅说:“我和珠珠(杨钊煊昵称)挺早之前就有说过一起搭档,但时间没有碰到一起。她和詹皓晴法网打完,有机会拼总决赛。我们一直在找机会合作,在匠心之轮,老卡也有带我们一起练双打。”

其实,彭帅此前遭遇三个月禁赛,正是因为在双打中和比利时球员乌伊凡克闹出的风波,对于这段并不愉快的过去,她认为时间会冲淡一切: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五年以后,十年以后,你来看这些事情,说这些事情,可能都觉得不算什么事儿了。包括以前有些事,现在回过头去看,你会觉得像一个玩笑,就说出来了。这些都是人生的经历,这当然是一个不好的经历,但不代表我的人生是一个不好的人生。也许我不是一个好人,但我也不是一个坏人吧。”

彭帅甚至自嘲说:“哈哈,我是一个‘坏女孩’,你们要小心哦。”

不过,彭帅也坦言,有时候难免会被网上的评论所影响,但她很感激朋友和长辈们的开导:“心里有委屈,但这未必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我喜欢打球,如果纠缠这些,就没有办法专心去打球了。正好这个时间,在职业生涯尾期遇到了老卡,就珍惜和他训练和打球的时间,就好了。”

对于明年初即将年满33岁的彭帅而言,她过往取得的成绩(两届大满贯双打冠军,双打世界第一,美网女单四强)已经足够辉煌。她说,之所以在这个年龄还选择坚持,就是因为喜欢打网球:“我就是一个网球爱好者。网球场上的输和赢,质疑和赞赏,开心和压力,这些都不是关键,我就是喜欢打球。”

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,她补充说:“还是想再参加一次奥运会,那种感觉还是不一样,不是说单打,希望看双打吧,并不是一定就行,现在国内也有很多小朋友冒出来,我希望自己去努力争取。”

那么和杨钊煊搭档也是为了冲击2020东京奥运会的好成绩吗?对于这个问题,彭帅低调回应:“不做任何的假设和希望,那样会造成很多其他的压力,不光对我,对珠珠也是,大家在一起,开心去打就行,她毕竟没有参加过奥运会,压力是蛮大的,大家先把眼前的做好。”

本周六,彭帅将在澳网亚太区外卡赛半决赛对阵同胞小将尤晓迪,如果晋级,决赛对手将是张凯贞或者村松千裕。

(全网球)

<友情连结> 大发888游戏平台 www.fun88.com乐天堂 千亿国际娱乐官网手机 Applications in Delphi and BCB